功夫老爸的“娘娘腔”儿子

自然科学 2019-11-09106未知admin

  昨日3.7女生节,在 3.6 日晚发了活动海报。

  当天是有办卡,不过这不是最人印象深刻的。因为还有一位老朋友好心提醒,终身私教168万+37000就把自己卖了。我仔细一算,就是哈,好像卖得太便宜了。

  如果这位买主付了钱此时30岁,如果90岁寿终正寝,余生60年,每年才28000多一点点。物价飞涨,到时候28000能买一顿饭不?太便宜了!此其一。

  其二,如果此买主每周上2-3节课,那我还有时间,还可以再收几个。虽然我们的卡价贵,可是买的人少,有都很有讲究。

  昨日圈内盛传,一家健身房199年卡,广告说只收999个,结果收了8000多个,都收了近160万。人多为患,没法健身了,才去告发,政府还是罚了20万。

  我的习惯是每天3节课合适,也不如那些精力旺盛,身体健壮的教练们,一天能上个七八节课。如果一周休1天,那么我一周6天只能上18节课。如此,可以收6-9个终身私教。

  虽然百来万对于普通人是不可思量的,但能出此价的金主,大约家里的座驾,甚至一副家具,一件藏品都不止。

  既然都是些有品位有讲究的人,自然也是各家各有讲究,那我这精力有限,一个个都得服侍好,也是很“抠脑壳”的事情。

  含九族亲属,皆是服务对象,以金主为中心,兼顾其他。每日约课不超过3次。

  父族四是指姑之子(姑姑的子女)、姊妹之子(外甥)、女儿之子(外孙)、己之同族(父母、兄弟、姐妹、儿女);

  母族三是指母之父(外祖父)、母之母(外祖母)、从母子(娘舅);

  如果有人先付了1600万,那么其他的私教、小班课的小伙伴们,只能上我弟子的课,或者合作教练的课了。或者不乐意的就退款,没过20万,赔得起。

  又来1600万,九族专属终身私教,真疯了?

  既然准备终身私教,那么首先声明,卖艺不卖“身”。除了瑜伽,会的还是不少,当然要学的更多。

  有句话说,你认识的人不重要,认识你的人才重要。我也不知道我的朋友圈里,有没有谁买得起,也不知道谁有这个心买。但卖家的诚意是要有的。所以比找工作做自我介绍更深层的“自我剖析”得有吧——

  毕竟是快34岁的人了,翻阅往事,还是很多的。就一点点剖析给您看:

  我是个乡下长大的孩子,从小长得乖。表哥现在见了我,还叫“小妹妹”。这个称呼,也是独一份的“宠爱”了。

  所以那些背后说我“娘娘腔”的,不好意思,这真不是瑜伽练的,是娘胎里带来的。所以男士们想练瑜伽的,不要害怕,不要担心,跟我练,学不成“娘娘腔”的。

  同时,也感叹一番,因为没有做什么自我包装,也不会营销,但是前2年把《瑜伽放松休息术》做了音频,再配图做了视频,放到优酷和腾讯上,还是有点击量的。竟然有网友加我,说天天听,很舒服。至少有人能接受嘛,至少有人不会觉得我讲话很“zuo”嘛。就够了,就够了。

  其实我爸是当年县里的武术教练,还带队到市里打拳赢过奖。见过我的人,大概也能猜到我爸的身形估计也差不多。我俩现在都瘦,就更像了。但是气质完全不同。他是个“粗人”。划拳醉酒、抽烟、爱吹牛。

  我的习惯里,极厌恶抽烟、醉酒和爱吹牛的人,我很清楚这是因为厌恶儿时记忆中的老爸。

  偏偏很多男同胞都在这三个点上,他们自认为是男子汉大丈夫。可我一直认为男子汉大丈夫应该是有担当,眼界开阔长远,对社会、国家乃至更大族群的责任感。所以,就跟周围的大多数男同胞没有办法交朋友。

  神了奇了,我厌恶说脏话的人,但记忆里,很少听见我爸讲脏话。就不知道怎么来的了。

  我几岁那会儿,爸在家里收了一批批的徒弟,都是邻村的吧。有的徒弟太远,就直接住我们家里。在自家院坝里,幼儿时期的我,跟着他的徒弟我的师兄们扎马步、练拳。

  可惜,没什么成绩,倒是他的徒弟,有的以拳起,后来做生意发家的,还是有些个。我堂兄也是拳迷,做了特警。每次见面都要教我“擒拿”。以前觉得头大,现如今也是个乐子。

  大约记得我爸和他的师兄弟们吹牛,说我爸个子虽小,四两拨千斤,撂倒几个壮汉还是很轻松的。

  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如今也没问),他金盆洗手,也不收徒弟了,也不混“江湖”了。他在我的记忆里空白了几年,后来才回了家。

  也听我爸说,那几年,他以前在河北打工,原本是被一个大老板看上了,准备留他做私人保镖的,后来被我爷爷叫回老家,说要搞真龙柚种植,很有前途。然后就回来了。言语之间,他也懊悔,我的内心也有恨其不争的感觉。

  在我的中学时代,他去学校开家长会,我会嫌弃他不会说话,穿得老土。

  反正跟我爸的关系一直不好。后来连陪伴老爸任劳任怨的老妈都一起被我嫌弃了。直到做了瑜伽教练,身体素质有了改善,精神状态和待人接物逐渐改观,见的人多了,才懂事了些。

  我爸在村里当个“文书”。后来他跟我说,从文书到支书,又做村长,在村委会一干10多年了,他其实一开始啥都不会,比如写些合同协议,发表个工作总结演说啥的,终究还是会了,而且做得有声有色。家长里短的见多了,也有些计谋,可是不会去算计别人,从前陷害我爷爷和我们家的人,他也没有太计较。

  倒是好几次选举被人下套,村民和镇上又扶他起来。可以说还是逐渐树立些正面的父亲形象了。即便如今聊到放弃的武术,他也觉得,武术,不为争强好胜,是为强身健体,护人周全。我倒是劝他很久,希望他到泸州来,再教教徒弟,弘扬他的武术精神。

  拉七咋八讲了些关于我爸的事儿,貌似跟“自我剖析”没什么关系。

  但3岁看大,其实孩子很多时候会复刻父母的样子。看我爸也没有什么“成就”了,但我依然逐渐看到了他的成就。他因为......

  在家种田,错过了高考,我没有错过,虽然并没有上清华北大;他被爷爷诓回老家种树,没有做成大老板的私人保镖,我兴许不会错过“九族专属终身私教”。

  加微信yoga_zion6,让授课超1万小时的资深瑜伽导师做你的私人教练,42天从小白变达人。

Copyright © 2002-2013 中华科学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