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红楼梦》海选:当年的姑娘,都+生物科学+太美了

生物科学 2020-02-20176未知admin

  作者丨柚子

  12月25日,87版《红楼梦》的宝玉扮演者欧阳奋强晒出和老伙计们的照片。

  (图片来源:微博@欧阳宝玉1987)

  饰演王熙凤的邓婕,饰演平儿的沈琳,饰演袭人的袁玫,饰演迎春的金莉莉都在......

  看着照片中那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你会不住感慨一句,“岁月何其残,记忆里那些风华绝代的姑娘们,都老了。”

  (图片来源:微博@欧阳宝玉1987)

  关于87版《红楼梦》,剧情也好,服化道也罢,我想大家都很熟悉了,关于这部剧的幕后故事,却鲜为人知。

  幕后,也是成就经典的一部分。

  所以今天,就让我们回到上个世纪80年代,看看一部经典之作诞生之前,都经历了什么。

  都说好的演员和角色之间,是相互成就的,87版《红楼梦》尤其。

  多少人和我一样,一提起王熙凤,脑海中就会浮现邓婕那张脸,一提起贾宝玉,第一个想起来的就是欧阳奋强,一提起林黛玉,会自动带入陈晓旭........

  可你知道吗?87版《红楼梦》的最终演员名单和一开始定的,有些出入。

  (图片来源:《红楼梦》)

  时间回到1979年。

  导演王扶林去英国考察,看到莎士比亚的改编剧后,萌发出将中国古典名著拍成电视剧的想法。之后,他将目光锁定了《红楼梦》。

  为了选出最契合角色的演员,剧组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海选。他们租了一间子,专门收来自全国各地成百上千封自荐信。

  可剧中的角色,只有150个左右,竞争相当激烈。

  饰演林黛玉的陈晓旭,大概是最幸运的一个。

  她给剧组寄过去一封自荐信,里面附了一张照片和一首小诗。

  那一年,她18岁。略带忧郁的眼神,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和林黛玉的人物形象非常契合。

  (图片来源:网络)

  那首小诗,也是她自己写的,题目叫《我是一朵柳絮》——

  我是一朵柳絮,长在美丽的春天里,因为父母过早把我遗弃,我便和春风结成了知己。我是一朵柳絮,不要问我家在哪里,愿春风把我吹到天涯海角,我要给大地的角落送去春的消息。

  (图片来源:《红楼梦》)

  6天后,陈晓旭收到了剧组的回复,立马买了张票,去到,最后如愿拿下林黛玉一角。

  和陈晓旭的顺利不同,很多角色的敲定,都充满了戏剧性。

  比如饰演薛宝钗的张莉。

  她原本是陪老师的女儿去试镜的,结果自己被导演看中,顺便试了个镜。最后,张莉的朋友落选,她自己进了组。

  (图片来源:网络)

  一开始,她被安排出演紫娟,后来试妆,张莉一出来,全场都被惊艳到了。

  大家心想,“这不就是那个温婉知性的薛宝钗吗?”

  就这样,张莉从陪朋友试镜,到饰演丫鬟,最终演了主角。生物科学而她扮演的薛宝钗,也相当成功。

  (图片来源:《红楼梦》)

  欧阳奋强饰演的宝玉,也是一波三折。

  (图片来源:《红楼梦》)

  当年选演员,宝玉一角是最让导演头疼的,因为数以万计的人来面试,就是没有合适的。

  就在火烧眉毛的时候,有人推荐了欧阳奋强。去面试那天,欧阳奋根没想过自己会演宝玉,就穿着一双拖鞋,灰头土脸地过去了。

  他说,“一行20多个面试的小伙子,大家都打扮得很时髦,我最土。”可最后,就是这个“最土”的小伙子,拿下了这个最重要的角色。

  (图片来源:网络)

  而选拔风波最多的角色,当属王熙凤。

  一开始“凤辣子”的候选人有三个,乐韵,周月和邓婕。

  乐韵的呼声最高,可为了出国,她放弃了角色。周月呢,先是定下她演王熙凤,后来又换成了李纨,兜兜转转,她最终演了尤三姐。

  邓婕呢,海选时的曾让剧组眼前一亮,可当制作组见到她真人时,却大失所望。

  相貌平平也就算了,关键是她的身高只有155,怎么去诠释那个盛气凌人的王熙凤?

  (图片来源:湖北卫视《大揭秘》)

  那最后邓婕是怎么打动导演的呢?

  是举手投足间,那股泼辣范儿。

  (图片来源:《红楼梦》)

  看了87版《红楼梦》的选角过程,不得不感慨,命运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有些人一开始不被看好,最终却塑造了经典,有些人一开始被寄予厚望,最后却因为种种原因,错失了改变命运的机会。

  真是应了那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

  后来这些经过层层选拔,挑选出来的演员,被安排到园培训。

  大家一起吃一起住。

  (图片来源:4《中国文艺》)

  20岁左右,正是最好的年纪,略施粉黛,便明媚动人。

  这些姑娘的幸运之处在,在那个相机还没有普及的年代,就有摄像机将她们的倩影留住。

  1984年,有央视记者去采访小姑娘们,镜头正好捕捉到陈晓旭。

  这大概是她第一次公开亮相,介绍的时候,她的声音软绵绵的。

  (图片来源:《红楼梦再聚首》)

  脸庞稚嫩的“宝黛”二人。她们的关系很好,经常在一起打闹。

  (图片来源:网络)

  “宝玉”和“黛玉”,正在排练“黛玉葬花”那经典的一幕。

  (图片来源:网络)

  那时候的欧阳奋强,站在邓婕旁边,完全就是一个小孩子。

  (图片来源:网络)

  大观园女儿们的现代装,最右边的“探春”,也太飒了吧!

  (图片来源:网络)

  大家在一起聚餐。

  (图片来源:网络)

  导演给陈晓旭讲戏。生物科学

  (图片来源:网络)

  这是鲜少见到的陈晓旭的可爱一面。

  (图片来源:网络)

  80年代的姑娘们,真美啊。

  各有各的风格。

  (图片来源:网络)

  这些都是再也回不去的,芳华绝代的20代。

  选角的成功,还只是成功的一半。熟悉《红楼梦》的人都知道,里面的曲子也是一绝。

  87版《红楼梦》,一共有14首插曲,不说全部广为流传,也有几首耳熟能详的,比如《枉凝眉》和《葬花吟》。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哀怨婉转的旋律,深深印刻在人们的脑海里。

  (图片来源:《红楼梦》)

  将这些曲变成经典,主要归功两个人,一个是作曲的,一个是唱的陈力。

  是著名的音乐制作人,他曾创造出《大海啊故乡》,《牧羊曲》等脍炙人口的曲。

  可为《红楼梦》谱曲,对他来说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接到工作后,过了一年,他才下笔,前前后后用了四年,才完成全部创作。

  不是写不出来,而是王老对这些曲子的要求极高。每一首都反复推敲,直到满意为止。

  单单是那首《葬花吟》,就创作了一年零九个月。

  (图片来源:4《中国文艺》)

  还是演唱这些曲的陈力的伯乐。

  当时的陈力,只是一汽的一名化验员,也是一位业余手。

  有一天,去朋友家里吃饭,生物科学一边吃着热气腾腾的饺子,一边看电视,那天电视里正播着陈力演唱的曲。

  被陈力极具穿透力的声音打动,立马问朋友,“唱的人是谁?”

  就这样,找来了素不相识的陈力,并把做出来的曲子交给她唱。后者也不负众望。

  (图片来源:《音乐人生》之陈力)

  录《枉凝眉》的时候,还有一个小插曲。

  那时陈力的丈夫去世了,她把自己悲怆的情绪带入中。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听《枉凝眉》,只听声音,就能感受到一股凄凉之意。

  之前看过一句线版《红楼梦》能成功,是‘忠于原著,敢于突破’的结果。”

  成就经典,离不开方方面面的努力。

  那个年代拍一部戏,剧组很较真。

  这版《红楼梦》开拍之初,就找到了周汝昌这样的权威红学专家做顾问,把关每一处细节。

  这些红学们,也被请去给年轻的演员们原著,帮她们更好地理解角色。

  (图片来源:网络)

  那个年代拍一部戏,演员们很较真。

  年轻的姑娘们,不仅学习琴棋书画,还阅览群书,向角色靠拢。

  (图片来源:10《读书》)

  她们也挺能吃苦的。

  那时候的演员不讲片酬,只有一集70块钱的补贴,可没人因为钱少,就去懈怠。

  一位演员说,“能参与拍摄,就是很自豪的一件事。”

  (图片来源:《鲁豫有约》)

  为了更契合书中的人物,化妆师把小姑娘们的眉毛都拔掉了,重新画,也没人去抱怨。

  大冬天要拍季节的戏,姑娘们上戏的时候穿着单薄的衣衫,下戏的时候,立马套上军大衣。

  (图片来源:网络)

  钱少不要紧,吃苦也不要紧,这一切都源于热爱。

  不知是幸运还是遗憾,《红楼梦》之后,除了邓婕,主演都没有再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

  后来欧阳奋强转幕后,做了导演。

  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如今已两鬓斑白。

  (图片来源:网络)

  饰演宝钗的张莉,退出娱乐圈,远走经商,至今未婚。

  不变的是,她还是那么美。

  (图片来源:网络)

  最令人唏嘘的,莫过于扮演林黛玉的陈晓旭。

  《红楼梦》之后,她也做过一段时间的生意,之后出家,07年因病去世,年仅41岁。

  (图片来源:网络)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87版《红楼梦》从筹拍到杀青,前前后后耗时5年。

  时间线如此之长,放到现在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想起之前写过一篇关于《红楼梦》的文章,其中点赞最高的一条回复是——

  “我并不觉得骄傲,因为我以为87版《红楼梦》只是中国电视剧的一个起点,没想到,它竟然是最后的巅峰。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哀。”

  唏嘘。

  资料来源:

  湖北卫视大揭秘之《87版红楼梦选角》上

  湖北卫视大揭秘之《87版红楼梦选角》下

  艺术人生之《红楼梦》20周年聚首

原文标题:30年前《红楼梦》海选:当年的姑娘,都+生物科学+太美了 网址:http://www.guodingnet.cc/a/shengwukexue/2020/0220/115561.html

Copyright © 2002-2013 中华科学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