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奥巴马的夏季读物,新年生长的心笔记来啦!

环境科学 2020-01-2575未知admin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等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代表其在平台内的综合表现越好。

  原标题:奥巴马的夏季读物,新年生长的心笔记来啦!

  实验室究竟是一个什么地方?

  在你的心目中,实验室是一个什么地方?

  是一个处处都是的火药桶?

  还是一个名为实验室但是PS高手齐聚的工作室?

  实验室中着神秘的、看不懂的奇品,

  科学家像一个难以理解的怪人,

  做着外人根本无从知晓的实验,

  随时随地准备弄个大发现?

  在你的心里,科学家又是一个怎样的形象?

  是像谢耳朵那样的天才,

  但是却又在生活中有一些“不解风情”?

  还是像弗兰肯斯坦那样的科学怪人,

  为了达成自己的目标而不择手段?

  又或者他们像是咄咄逼人的工头,

  让学生为自己“打工”?

  不不不,其实,实验室没有这么神秘,科学家也没有这么奇怪。他们其实是在一个寻常的地方做着一份寻常的工作,他们有自己喜怒哀乐,他们有自己的烦恼与焦虑,他们与我们一样,面对着相同的天花板,面对着那些歧视与不解。

  只是,我们的来自于我们并没有走进他们的生活,我们的不解来自科学家们往往没有将自己的生活分享出来,他们有比我们更多的感情与深爱,只是这些往往并不为我们所熟知。

  霍普·洁伦

  恰好,美国生物学家霍普·洁伦把自己的生活记录下来,这就是《实验室女孩》我们可以在她的笔下,真正了解科学家们的日常生活。

  这本书讲了什么

  每一个人的择业道都会受到他人的影响,霍普也不例外,她自小在父亲的实验室长大,这是位于明尼苏达州的一个社区学院,在那里,霍普的父亲教授物理学导论与地球科学两门课长达42年。

  霍普与父亲

  在明尼苏达州的漫长冬夜里,与霍普在一起的洁伦仿佛拥有整座科学大楼,如同国王和他尊贵的王子,这是一座,无暇顾及外面冰封的王国。在这里,霍普与父亲放置设备、维修故障,科学家父亲教她有所准备地拆开设备,观察内部的运行机理。

  母亲则带领着霍普田园,她们在明尼苏达的春天播种,每年五一,一粒粒的种子撒向土地,六月,植物的生长正轨,从不毛之地变成一片绿意盎然,而到了七月,这些植物蒸腾的水汽甚至能使得空气一片氤氲,扰得头顶电线哔剥作响,更令人惊讶的是,这些植物的生长,甚至是可以听到的——玉米长得最快的时候,一天能长2.5厘米,为了配合这个生长速度,玉米的外皮要不断移位。

  我们能读到这本书也与霍普的母亲息息相关,与父亲不同,霍普的母亲是英语文学专业的学生,很自然,霍普自幼便就跟着母亲学习阅读,母亲教育她,阅读是一种劳作,每一个段落都值得花力气。

  大学的霍普在父亲和母亲的道之间曾经波折过,最初学文学的她很快就发现科学才是她擅长的领域,对洁伦而言,她对实验室的热爱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显露出来——我们的实验室都预先设计过,能够准确优雅地运转。实验越多就能使用更大的仪器、接触更稀奇的药品。

  更重要的是,科学的问题有希望在未来得到解决,科学会供霍普所需,对霍普而言,那是一个令她心安的地方。

  虽然科学令霍普心安,但是科学在她的本科阶段却没有给她多少回馈。幸运的是,霍普在26岁的时候就拿到了佐治亚理工学院的助理教授的职位,更幸运的是,她在读博的时候认识了比尔。在比尔的帮助下,霍普开始建设自己的实验室。

  洁伦与比尔一起建设实验室,做野外工作,洁伦与比尔用不同的方式教授土壤学:“我们会讲土壤从何而来,又是如何形成的;让学生真正去看、去摸、去画土壤,然后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编制标签。”

  洁伦还与比尔自驾一周去参加学术会议:“我们要在没有任何旅费的情况下参加会议,即使既没有申请到个人资助也无公费支持!我们已经有办法——我们可以开车去!对,会议在,而我们住在佐治亚州,但是距离会议开幕还有整整八天,我们有大把时间赶。”——5000公里,洁伦就这样与比尔和学生们一起出发了。

  当佐治亚理工学院的科研经费枯竭之后,霍普与比尔一起去了霍普金斯大学,在那里霍普结婚了——新郎却不是比尔。在一场烧烤野餐会后洁伦与克林特一见钟情,他们情不自禁地相爱了。科学家无需刻意经营,也不必为爱。

  “我又一次发现,如果一件事行不通,那常常是入地、移山填海都行不通的;同样有些事却是止都止不住的。”

  当比尔接受了克林特,霍普就和比尔前往夏威夷大学继续她的学术生涯。

  霍普离开的原因也很简单——洁伦怀孕了,但是却撞到了女性在职场上不得不面对的歧视。

  患有抑郁症的霍普刚刚得到医生允许吃药控制病情就想往实验室去,,但是她的系主任沃特对她说:“病假期间不得进出实验室。”

  虽然这话是沃特对克林特说的,但是对洁伦的打击是巨大的。

  “他们怎么能这样?

  这是我的实验室,

  我把这地方建成……”

  “我懂,我懂……”

  “我不知道他们居然能这么做,”

  “凭什么?他有没有说为什么?”

  “唉,就是麻烦多、保险高一类的烂事,”

  “这是什么?

  这些男人一半在办公室喝醉过……

  到最后倒是我成了麻烦?”

  “听我说,这就是现实。

  他们不愿意看见一个孕妇,

  而你是这栋楼里唯一的一个。”

  洁伦抓起杯子摔了下去,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霍普就离开了霍普金斯大学,再一次从零开始。

  与我们所经历的一样,霍普所遭受的歧视不仅仅有怀孕这一项,还有来自年资的苦恼。她用碳-13古老陆地岩石,用了不到两年时间完成实验,却用了6年时间去解释这些数据,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全世界”上——让所有人相信,自己对一些非传统材料了一种非常规的方法,用一个未经的解释得出了一项令人吃惊的结果。整件事情离经叛道,已经渐渐成熟的霍普回想起来就像是一场漫长且缓慢的学术生涯撞车事故。

  年复一年砸着“学术怀疑”这堵砖墙,最终还是让霍普成熟起来,在天人交战三省吾身的过程中,最终,霍普还是成了一位令自己心安的科学家。

  回忆自己的科研生涯,霍普这样写道:“我不同事的,也不好为人师。当我遇到不顺的情况时,我会对自己说;两句话:别把工作太当真。但必须当真时就得好好做。”

  当然,对霍普而言“科学研究是一份工作,既没那么好,也没那么差。所以,我们会做下去,迎来一次次日月交替、斗转星移。我能感受到灿烂阳光给予绿色大地的热度,但在我内心深处,我知道自己不是一棵植物。我更像一只蚂蚁,在天性的下寻找掉落的松针,扛起来穿过整片森林,一趟趟地搬运,以至于我只能想象出它的一角。”

  我们的生活与工作,其实也与霍普一样,有歧视,有天花板,有不解,更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只要“找到合适的土壤,设置正确的条件,你最终会成长为自己设想的模样”。

  作者是谁?

  是时候了解一下这位与命运搏击的作者了!

  霍普·洁伦,1996年从理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同年开始从事地球生物学研究。曾先后供职于佐治亚理工学院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从事教学与科研工作。

  此间,她曾三获富布赖特;另外还先后斩获两枚地球科学领域的青年研究者章,到目前为止,仅有四名科学家获此殊荣,她是其中唯一的女性;曾于2005年获由《科学普及》举办的全美十大杰出青年提名。

  2008年她受美国国家科学基金、美国能源部和美国国家健康研究所资助,于檀香山建立稳定同位素地球生物学实验室;该年起至2016年,任夏威夷大学马诺阿分校终身教授。目前,她在挪威奥斯陆大学任“威尔逊教授”一职。

  

  一部杰出的传记往往需要一个特别懂的人来翻译,恰好《实验室女孩》的,懂!

  蒋青,古生物学与地层学博士,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科普作者。苗德岁先生称赞她:“她不仅是我的同行,而且是我相识多年的忘年小友。作为本书作者的古植物学同行,她比人具备更好的专业背景来应对翻译中涉及的科学内容的挑战;同为女性青年科学家,她与作者之间有着极大的相互理解与共情。更难能可贵的是,蒋青也是一位文艺青年,其译笔优美流畅,堪与原著媲美。平心而论,我极少遇到过在阅读中译本时,竟有着与阅读原著时相同的愉悦。读者朋友们,你们是幸运的!希望你们的阅读体验将我的倾情推荐所言不虚。科学家

  在新的一年里,不论遇到什么,记着,向着阳光,生长,一定能找到自己想的那个模样。

  点击上图或阅读原文进一步了解实验室女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原文标题:科学家-奥巴马的夏季读物,新年生长的心笔记来啦! 网址:http://www.guodingnet.cc/a/huanjingkexue/2020/0125/105860.html

Copyright © 2002-2013 中华科学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