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机结合科学家:立志、脑机科学、用意识控制智能设备 未来演讲

地理科学 2019-08-14160未知admin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原标题:脑机结合科学家:立志用意识控制智能设备 未来演讲

  由青腾大学、青腾汇联合深圳卫视打造的演讲类节目新物种,传播有生命力的思想,打开未来之门。

  他致力于研发脑机接口底层技术,链接人类大脑和机器,被MIT科技评论评为35岁以下35名科学家。

  他在哈佛脑科学中心读博期间创立了脑机接口公司BrainCo,关于人机结合,他有话要说!

  2018年12月14日21点20分,《未来演讲·TTALK》在深圳卫视、腾讯视频同步播出,腾讯微视独家发布精彩片段与花絮。该演讲在2018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现场录制。

  BrainCo创始人CEO韩璧丞分享了“36.5摄氏度”的脑机接口技术。以下为韩璧丞的演讲内容(有删改):

  今天和大家聊一下现在比较火的话题:半机械人。

  特斯拉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曾经说过,人工智能可能是人类生存的最大威胁。但这应该是在若干年之后的事情。

  而在短期内最直接的威胁可能是,很多人的工作会被人工智能所取代。为了不断提高自身工作效率,人机融合将会成为一个全新的业态。

  什么是半机器人呢?传统认识当中,给一个残疾人装上智能假肢,用意识控制假肢,或者给我们一种脑训练的方法来提高我们的大脑,这些都被叫做半机器人。

  在过去九年时间里,我一直在研究一项叫做脑机接口的技术,因为这项技术被誉为人工智能的下一代技术,会把整个人类推到下一个时代,也就是人机融合的时代。

  但是无论相信与否,脑机接口技术其实并不是一个新兴技术,它已经有近百年的历史。

  从1924年,德国的汉克斯伯格医生第一次在人类的大脑上发现脑信号,到了2017年,这项技术却受到了格外的关注。

  正是因为硅谷的伊隆·马斯克,和facebook分别宣布进入脑机接口的领域,来揭开脑机接口领域的新篇章。

  在传统认识当中,我们认为脑机接口就是需要在人们头上做一个开颅手术,把电极放到人的认识神经原上,通过意识控制外部设备。

  但这种认识在2015年发生了变化,我们研发了一个新的技术,它通过非侵入式方式,脑机科学在人的大脑上装上一个脑电,他们就可以用意识直接控制外部设备。

  可能很多人会觉得脑机接口技术离我们还十分遥远,我记得当时在哈佛教本科生课的时候,很多学生问我,有没有可能存在一种技术,让我知道我的男朋友脑子里究竟想的是什么。

  其实最近我们一直在努力,在想如何通过直接扫描知道人们脑子里在想什么,这是个十分关键的痛点。

  我们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通过功能性磁共振成像的处理,加上底层算法,当你的男朋友如果在想一个女生时,我们可能会知道她大概的样子。

  基于脑机接口技术,最近我们在老年痴呆领域也取得了巨大的突破。

  大家知道,在中国,60岁以上的人,就有20%的人有老年痴呆;80岁以上的人,接近40%会经历老年痴呆的状态;

  包括今天现场,我相信一半的人以后会经历老年痴呆的状态,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而就在最近的研究发现,通过脑机接口加上脑神经反馈的训练,我们可以在4周12个小时的训练,就让老人在认知学训练的过程当中的成绩恢复到20岁的水平。这项研究结果也发表在了《自然》杂志上。

  4年前,我们就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汇集了欧美14个顶级脑机接口实验室的教授和专家。我们立志于把脑机接口,人机融合技术带到日常生活中,用它来切实增强大脑,改变日常生活。

  我们所研发的第一款产品是世界上第一个高精度,高性能的脑电监测器,可以通过它去系统训练自己大脑工作效率和学习效率。

  它可以让学生在21天养成一个高效学习的习惯,像学生学会游泳,学会骑自行车一样,养成高效学习的习惯。

  它可以让他们的学习效率提高50%左右。因为我们之前在脑科学中心所采用的脑声音反馈的方法,训练了美国几代宇航员和几代赛车手,帮助他们学习效率和工作效率变得更高。

  而我们现在就把这套产品带到了中国,带到了美国,带到了欧洲,带到了已经超过了七个国家,帮助这些孩子系统提高学习成绩。

  因为我们大脑当中有860亿个到1千亿个神经原,我们大脑的可塑性是十分强大的。如果通过系统科学训练一定可以提高学习效率和工作效率。

  2016年,在我们做产品开发过程当中,有一个MIT本科生到我们公司实习。这个人比较特殊,他在做实验时不幸把右手炸没了。

  我们公司同事和他关系非常好,通过对他的了解,我们知道现在世界上残疾人处于非常尴尬的局面。

  目前世界上有6千~7千万肢体残疾的朋友,但能用上智能假肢的这些人只有万分之五到千分之一的比例。为什么呢?因为传统的智能假肢价格十分昂贵,大概需要50万人民币。

  而且它的控制非常简单,只能做“开”和“张”这两个非常简单的动作。所以我们从大概两年前就开始立志研发世界上第一款,可以通过肌肉神经意识控制的智能假肢。

  我们当时给自己定了两个目标,第一个目标,要让它的价格降到原来的1/20;第二,要让它成为世界上精度最高的高性能智能假肢。目前我们已经研发这项产品两年时间,通过了多名残疾人的测试。

  目前我们已经把所有测试的产品全部收回到美国本部,来进行最后一轮升级和测试。预计在2019年2月份,开始量产第一批智能假肢,帮助这些需要智能假肢的残疾人回到日常生活中。

  这里我想和大家介绍一位女士(如下图),她可能是我们众多测试的残疾人中非常特殊的一位。她一直有个梦想,想要用她的手弹钢琴。

  当时所有人给我的答案是,这个事情是不可能的。因为弹钢琴需要很强的协调性、速度,以及人们在不同状态下的切换。它的极限是在于人类本身。

  尽管是这样,我们也帮助这个女孩一起去努力往这个方向实现。在将近三四个月训练的时间里,她每天训练超过了13个小时,硬生生通过三四个月训练把自己的残臂体积增加2~3厘米,终于实现了她的梦想,完成了一段非常短的钢琴演奏。

  科技使人类不断的强大,但是我们如何运用科技来造福人类,是我们最实际的梦想。

  BrainCo目前从事于脑机接口和智能义肢的研发和生产中,我们坚信,科技从来都不是冰冷的,而是具有了与人体的体温相同的温度,36.5摄氏度。

  倪敏成:大家好,我叫倪敏成,我曾经是一位残奥会运动员,现在是一名职业的健身教练,我在浙江金华开了一家健身房,也是BrainCo智能机械假臂的一位使用者和测试者。

  大家看到视频可能会好奇,我的机械手臂去哪里了呢?韩博士的团队在帮我的机械手臂进行数据推算和机械结构更新,脑机科学所以我的机械手臂远赴美国,今天没能跟我一起来到这里。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握手吗?

  倪敏成:那是我二十几年来第一次握手,我记得那一次,你比我还激动!

  韩璧丞:对,那时候我们的产品是第一次在人身上使用,这不仅圆了你的梦,其实也圆了我们的梦。因为我们以前只知道这个产品有可能会让人控制,因为手是人体最复杂的器官,我们用人手完成90%的动作,但当你成功把手握起来是给了我们团队非常大的信息。

  今天也非常感谢你之前专门飞跃半个地球到美国一起测试和研发这只手。希望明年能拿回这只手,真正装上可量产的智能假肢去使用它。

  倪敏成:听到明年智能机械假肢就量产了,会有更多像我这样需要帮助的人过上新生活。更开心的是,你依然坚持着,依然用36.5摄氏度去温暖大家,谢谢你,加油老朋友!脑机科学

  全球首位半机械人艺术家Neil Harbisson,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以及简普科技联合创始人CEO叶大清。

  锁定12月21日深圳卫视《未来演讲》,敬请期待。

Copyright © 2002-2013 中华科学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